数字化时代品牌进化之道

· Leave a comment

刚刚品牌重塑的Warner Bros,一改老派的电影工厂风格,将logo改为了扁平的模样。同时优化了盾牌的比例,一款更加符合现代审美的品牌标识即将在2020年全面上线。 而在两个月前,家喻户晓的德系汽车品牌Volkswagen也更新了自己的品牌标识,一个看似扁平单薄甚至略显简陋的vw logo替代了原有的稳重厚实的3维标识。 我们再多看两年,2017年,audi全球换标,同样是完全扁平的logo呈现在世人面前。 是什么样的诱因,令这些大厂纷纷放弃固有形象,转而拥抱扁平风格呢?这些已经使用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品牌标识真的不好么,扁平风格除了视觉层面的改变,还有哪些深层的原因? 答案就是:数字化时代驱使大大小小的品牌适者生存。 不论扁平风格是否优雅抑或高级,还是不得已而为之。数字化时代背景下,品牌的应用场景正指数级增加,数字化的显示与传播是每个品牌不可能躲避的现实。从传播的本质来看,传播效率、传播成本以及传播受众共同决定了传播介质的改变。 应该说在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变的那个周期内,也出现了一波换标潮。其中PC时代绝对的霸主级品牌ebay换标最为有代表性,详见ebay老了> 更小的字节、更高的识别度以及更简明的视觉符号,是品牌进化之道,就如同地壳运动带来的海洋与陆地的变化,导致了生物适应陆地生存进化出四肢,更短的尾巴和肺器一样。数字化时代的品牌进化,为了在物联网、数字经济以及移动互联网的环境下继续生存,这是进化的必然选择。

顶奢三雄

· Leave a comment

北京SKP的血拼硝烟尚未散尽,一年一度的黑五又将接踵而至,在传统零售的红海里,奢侈品总能引领风潮,且牢牢占据着价值链的顶层。根据营业额和所拥有的奢侈品品牌数量和质量,国际公认的顶奢集团排名如下: LVMH 路威酩轩集团1987年由Louis Vuitton与Moët Hennessy合并而成立,总部法国巴黎。旗下品牌:Louis Vuitton、Christian Dior、LOEWE、Céline、Berluti、Kenzo、Givenchy、Marc Jacobs、Fendi、StefanoBi、Rimowa、Guerlain、Bulgari、TAG Heuer、Hennessy、DFS Galleria…… 中文品牌名:路易威登、迪奥、罗意威、思琳、高田贤三、纪梵希、芬迪、日默瓦、娇兰、宝格丽、豪雅表、轩尼诗等 Richemont 历峰集团1988年建立,瑞士奢侈品公司。旗下品牌:Cartier、Van Cleef & Arpels、Piaget、Vacheron Constantin、Jaeger-LeCoultre、Officine Panerai、International Watch Co、Baume et Mercier、Montblanc、Alred Dunhill、Ralph Lauren、Lancel、Chloé…… 中文品牌名:卡地亚、梵克雅宝、伯爵表、江诗丹顿、积家、沛纳海、万国表、名士表、万宝龙、登喜路、拉尔夫劳伦等 Kering 开云集团(原名巴黎春天集团 PPR, Pinault-Printemps-Redoute)始创于1962年,总部位于法国巴黎。旗下品牌:Gucci、Saint Laurent、Alexander McQueen、Bottega Veneta、Balenciaga、Brioni、Christopher Kane、Sergio Rossi、Boucheron、Pomellato、Girard- Perregaux、Ulysse Nardin、JeanRichard、dodo、Qeelin…… 中文品牌名:古驰、圣罗兰、亚历山大·麦昆、葆蝶家、巴黎世家、宝诗龙、芝柏表等(开云也是彪马品牌的母公司) 当你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时髦态度时,可以选择LV,但当你不再需要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时髦态度时,可以选择BV。 时尚界流行这么一句话 无论是LV还是BV,亦或者其他什么奢侈品品牌,这是品牌世界的不公平竞赛。因为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实际上早已超越产品本身的差异性。另一面来看,奢侈品品牌往往都是百年品牌,专注在某个领域,以极致为目标。时间是最昂贵的,时间也是最廉价的。在品牌世界里,进入人们的心智就是终极目标。

话说华为

· Leave a comment

在Interbrand刚刚发布的2019全球品牌价值榜单里,华为(Huawei)是唯一“出镜”的中国品牌,单就这一点,BV就不得不说道说道华为。 要回顾华为的历史,先看一张同样出自Interbrand的品牌增长曲线图,华为从2014年青云直上(其年华为手机开始异军突起),在2018年到达了品牌价值的顶峰,即便今年受美国政府打压的影响略有下滑,但仍然是全球品牌榜里的中国独苗。 实际上自1987年成立至2011年,华为都还是远离消费电子市场的,虽然其核心的电信及通信技术早已服务全球,盈利丰厚,品牌知名度却始终便安于一隅。按照Interbrand的品牌价值评估模型(VPS),除了品牌带来的纯利润外,品牌强度系数也是至关重要的指标。 随着2018年超越苹果,成为了世界上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5G商用开始全球布局,华为多点开花,品牌影响力达到峰值。 无论是行业领导地位、国际影响力以及持续在研发上的高投入,都确保了华为的品牌竞争力突飞猛进。这个成绩得益于一个人——任正非。 1987年,任正非从国企下海创业时,并不清楚未来做什么,只是那个经济大潮面前,很多人都义无反顾地往海里跳。 所有的牛逼都是千万个苦逼换来的。就算在任的生命里有贵人相助,但事业到底还是要靠自己打拼和守江山。如果用一个词来总结任正非的成功,那一定是“果敢”。在代理国外品牌交换机赚钱差价不过两年时间,华为就开始了其从未止步的研发之路,或许在任正非的思想里,只有真正拥有绝对意义的优势兵力,才可能纵横沙场所向披靡。 在只有十几个人的时候就开始力主研发自己的交换机;在研制2000门数字程控交换机的同时,华为还成立了万门交换机的项目组;在刚刚开始3G核心网络的时候,就已经着手4G、5G的研发;在第一款基于安卓系统开发的手机刚刚上市的时候,华为的操作系统就已经提上日程…… 任正非的核心理念,就是要投资未来。相比于上市这种短期利润,华为在研发投入上可谓一掷千金,2018年研发费用为惊人的1015亿元人民币,位列全球第五。 永远多走一步,逼自己多走一步。这个很难,这也造就了华为文化。 在如今的中国品牌海洋里,文化独树一帜的,华为必居其一。市井皆知的“狼性文化”、军事化管理、全员持股以及高额的员工工资等。与华为投资未来一脉相承,用高额的人才投入换时间,换竞争空间。 2018年底,华为实现了之前吹的牛逼,年化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32年,从18个人到18万人,从深圳一个小渔村到服务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从八年前还只是通信市场的“巨大中华”四小天鹅之一,到如今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 华为无疑是现象级的品牌,能够代表中国的品牌,不仅表现在品牌评估模型里,而是这种品牌塑造的历程,充满了中国人特有的性情和韧性。 人如其名,品牌如其名。中华有为,中华可为!

今日大吉 利出行

· Leave a comment

临近大庆,中国人呈现出集体亢奋状态。最近品牌谷也注意到了几则信息,背后都与一家车企有关,这就是吉利。距BV第一次报道吉利已经过去了13年,今日之吉利,俨然已经是世界200强,也是唯一入选500强的中国民营车企。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当我重新去审视这个浙江走出来的汽车品牌时,才发现这就是一部中国汽车近代史,也是中国制造业奋勇直追的十年,如果单从吉利的成绩单来看,绝对够格进入共和国生日礼物行列。虽然比不上上天入地那么高大上,也不及科技领域那样为国人挣脸面,吉利所代表的中国商人开始纵横捭阖国际赛场,且东学西渐颇为成功,也是值得夸赞的,是中国品牌的正能量。 最新一条信息:吉利控股与戴姆勒共同投资德国创新公司Volocopter(上图) 如何解读?Volocopter是德国最大的空中飞行汽车出行公司。 在吉利控股的官网,这样写到: 吉利控股集团还是沃尔沃集团第一大持股股东,戴姆勒股份公司第一大股东。 这也是网络上沸沸扬扬的“吉利收购奔驰”话题,实际上2018年2月,吉利集团通过旗下海外企业主体收购戴姆勒9.69%具有表决权的股份,成为这家德国知名汽车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离收购奔驰还不着边。但这耗资90亿美金扫货式的持股肯定不是给儿子买个玩具这么简单。上述新闻只是最新进展罢了。 在此之前,吉利与戴姆勒已经共同出资成立豪华车出行公司蔚星科技,而且吉利还从戴姆勒手中拿到了Smart品牌的50%的控制权。可见和戴姆勒的合作动作都不小。 距离上一次吉利豪购也不过两年光景,2017年,吉利收购了马来西亚汽车制造商宝腾汽车49.9%的股份、并获得了英国品牌路特斯(原莲花汽车Lotus)51%的股权。 7年前吉利斥资27亿美元从福特手上收购沃尔沃,并在今年进一步成为了瑞典沃尔沃集团的大股东。为深度整合利用沃尔沃整车及开发平台打通了任督二脉。 更早的收购,则是入股英国锰铜,涉足跨国的汽车交付,直接影响了伦敦出租车制造的进程。 有媒体统计,十年间,吉利已经在海外并购这条路上一路狂奔,总耗资1000个亿,陆续将老牌的中级车沃尔沃、豪华车Lotus、伦敦出租车以及Smart收入囊中,旗下品牌老中青三代都有头有脸,飞行汽车更是赚足眼球。吉利似乎已经脱胎换骨,今非昔比。 1997年进入汽车行业的吉利,和动辄百年的欧美车企是没法比历史的,不过中国商人的那股韧劲和干劲还是无可辩驳的,短短二十年的发展,一个小小的造车梦也成就了一个超级体量的品牌,在国际舞台上也举足轻重。 如今的吉利,我们刚刚看到的还只是它的正面,一个车企该有的样子,实际上吉利近几年的发展应该说是步步为营,很坚定地在往前走,我们来更全面的认识下吉利。 当我们看到这个业务架构时,就大概清楚了吉利的野心。而13年前我首次报道吉利时,整个吉利还只有左上角那一个支点。当时我是这么说的: 目前资产总值105亿元,旗下现有吉利豪情、美日、优利欧、SRV、美人豹、华普、自由舰、吉利金刚等八大系列30多个品种的轿车。2006年吉利汽车年销售量是20.4万辆,约占中国汽车市场份额的5.33%。 ——吉利换标:看上去很“美” 这些车型名称早已作古,即便是当年看来也是稚气满满,要知道那不过是造车十年的成绩单。当现在我们再罗列出吉利品牌时,不得不尊重这样一个企业和企业家。 当我们取笑“吉利大学”是野鸡大学的笑声仿佛还在回荡的时候,吉利旗下的铭泰教育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民办高等教育投资集团之一。目前已创办北京吉利学院、三亚学院、三亚理工职业学院、浙江汽车职业技术学院、湖南吉利汽车职业技术学院等8所院校… 李书福建立的吉利,从一开始就是胸怀若谷、脚踏实地,因为教育这个方向是从进入车企的第一天就确立的。不是心血来潮。 和目前甚嚣尘上的互联网新物种车企相比,吉利真心是从土得掉渣起步的,甚至早期的影响力还不及奇瑞。 犹记得,吉利首次出海入股英国锰铜,不明就里的人只当看个热闹,反正也看不懂为什么一个自己品牌都不算强大的中国车企要不远万里去接一个伦敦出租车业务。而当吉利收购沃尔沃时,更是自媒体一片哀嚎,觉得这个大牌一定会毁在中国人的手上。 直到吉利陆续投资了宝腾和戴姆勒,我们才冷静下来问:吉利哪里来的钱?吃这么多能消化么?未来吉利会是怎样? 实际上,这根本必须要外人担心,吉利的可持续性做得不错。2018年的集团营收,70%都来自沃尔沃,可见并没有出现败血症。英国锰铜在当年举步维艰时吉利出手,直接创造了1000个就业机会,起死回生。70年辉煌历史的莲花汽车,似乎也等待着这位陌生人的救赎。 更有意思的是,吉利还赶了一会时髦,旗下的出行品牌“曹操出行”出师大利,在电动车出行领域独树一帜,情势喜人。当然这只是吉利重视新能源、新领域的一个体现。 造车梦,曾经是他人的梦,欧美乃至日本早就梦醒,中国车企品牌的代表,能够勇敢出海,能够稳扎稳打,能够将中国智慧用在有价值的地方,是令人欣慰的。 今日大吉,利东方!

电影片尾四大金刚

· Leave a comment

在几乎所有的好莱坞电影片尾之尾,我们总能瞥见一推眼熟的标识,虽然没有几个能真正认识,却因为重复重复再重复,也不算陌生。 实际上,这是几个重量级的电影发行管理机构以及主流的电影制作标准或服务标识。如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国际戏剧舞台雇员联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Theatrical Stage Employees)、杜比以及魁北克电影制作。 1922年,电影制片厂成立了现为电影协会的组织,以保护和支持新生的电影业。 自那时以来,MPA一直是世界影视业的声音和倡导者,促进了叙事的商业和艺术发展,保护了叙事者的创作和艺术自由,并为全世界的观众带来了娱乐和灵感。 成立于1893年,国际戏院雇员联盟或IATSE(全名:美国,其领地和加拿大的戏院雇员,电影技术人员,艺术家和盟国工艺品国际联盟)是一个代表14万多名技术员,工匠的工会 娱乐业的技术人员,包括现场剧院,电影和电视节目制作以及贸易展览。 魁北克在影视行业中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它是最便于生产的服务中心之一。 魁北克凭借其技术创新和卓越的CGI设施,广泛的地理位置,顶级电影制作基础设施以及大量熟练的技术人员而享誉全球。 此外,为了使魁北克保持在新环境的最前沿并确认其地位,只要符合常规资格标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产品就有资格获得电影制作服务的税收抵免。

百度,你变了

· Leave a comment

6年前,BV曾写过一篇《百度,别献丑了》,无情diss了当时百度节日logo的设计现状,引来各方讨论颇为壮观。大致分为两派,保皇派以及媚洋派。客观地说,有些跟帖还是较为中肯:中国设计的进步,可能要多鼓励从业者犯错或者有一颗包容的心,但不得不说,忠言逆耳利于行,我欣慰地发现时至今日,百度logo发生了巨变,用流行的话讲就是:肉眼可见的进步。 如果说2013年的百度还在PC时代一路狂奔、在没有对手的赛道上蹉踌满志,那么9012的百度已经早早的丢下了最后一枚筹码,ALL in AI!凡allin之人,要么拿到了坚果牌就等收割,要么实属无奈短筹之下安有胜算? 在刚刚被一个养猪的超车后,百度彻底和BAT时代吻别,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不到冲线的那一刻,我们还真无法预料是谁笑到了最后还是最终泯与众人。 虽说百度已经疲态尽显,倒不影响我们用更轻松的心态,甚至是隔岸观火的惬意来重新审视一番百度的设计——百度logo的再设计。 大概从2017年圣诞节logo开始,百度悟道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灵感泉里尽得甘霖,百度logo开始脱胎换骨,呈现出具有一定的惊喜功力的效果。虽然和Doodle鼻祖Google仍然不可同日而语,至少面对现实,百度logo走在了正确的路上,结果也不会太差。 从传统中吸取灵感,创造当代人喜闻乐见的“趣画”,我得承认,截止发稿之日,百度做到了,首当其冲要说说“榫卯logo”: 2018年6月9日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百度请来故宫修缮师,以中国传统技艺将“百度”字体用九种榫卯结构(格肩榫、人字肩榫、巴掌榫、栽销榫、龙凤榫、螳螂头榫、直榫、走马销榫、十字卡腰榫)完美展现。切题切意,利国利民,皆大欢喜。这才是正道。详解在此 彻底挣脱了百度字体的藩篱,百度趣画(Baidu logo doodle的正式品牌名)终于不再贴膏药式的设计,终于不再将创意仅仅停留在logo的表层,终于不再担心一直丑下去…… 终于,百度有那么一丁点趣了!十四年如一梦! (你可以呼我为媚洋派,不过实事求是地讲,Google的全球战略框架下,Doodle创作既是多文化融合的先锋队,也是衡量Google本地化水平的度量衡。战略意义已经远大于设计价值。换句话说,百度和Google不在一个次元。) Google这种寄有形于无形的设计手法顿显高级,对于全球文化的覆盖度也是令其他品牌望尘莫及。更别提这种暖到爆的动画logo短片了: 完整互动式短片戳这里>

Uber rebrand 设计药

· Leave a comment

Uber品牌重塑正在进行中,这距离上一次重塑仅仅相隔两年,这两年间最大的变数莫过于创始人Travis Kalanick从CEO的位子上被离任,而耐人寻味的是,2016年初的品牌重塑正是由这位创始人亲自操刀,那么我们就不难理解,正在进行的大规模的品牌重塑就是要全面肃清这位激进的创始人留下的遗毒。设计是一剂药,清热解毒。 虽然看起来轻描淡写,实际上此次品牌重塑,Uber做得很彻底,也很坚决,就好像是从一次惨痛的教训中总结出了那么几条刻苦铭心的句子。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老实说,bv是喜欢得不得了,或者说喜欢Wolff Olins所有的设计。相比起来上一版本就晦涩很多,根本不知所云。 Uber无疑是颠覆者,是创新者,滴滴之流都是模仿的鼠辈,但Uber也很容易坠入到先驱的坑里爬不起来,但愿不会。Take your own way whichever way it goes.

滴滴门 任意门

· Leave a comment

滴滴顺风车的事情持续发酵,从平台的漠视到政府的不作为,从个体的安全意识到一个行业的反垄断调查,一个生命的代价换来了自媒体的狂欢,口诛笔伐键盘侠各显其招,死亡并没有成为终点,反倒成了起点,各路人马同一起跑线起跑,冲线的那一刻会是什么?人们每分每秒消费的又是什么? 不、不要误会,BV不是时评家,只是论起品牌,在座的都是… …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滴滴成为了众矢之的,滴滴罪大恶极;滴滴所代表的互联网服务平台品牌们也不可幸免,比如那个XXXX的百度。 品牌——社会事件中的最佳标靶 让我们假设一下:此次事件的主体全部都不变,我们把滴滴抽走,换句话说一个黑车司机或者一个的士司机干了这样一件犯罪的事,键盘侠们会怎么应对? 可以想见,一个群体会被频繁提及,就是那些每天服务于城市的的士司机们,平时默默无闻,一旦出了事,群体素质、政府监管、甚至是出租车行业一直就存在的剥削制度等等会被拿出来炒现饭,翻来覆去的也就这么些话题。如果是一个黑车司机,就更简单了,就是一个偶然的刑事案件,根本没资格进入大众的谈资里。毕竟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有人死去。 品牌的人格化 魏则西如果不是和百度出现在同一则新闻里,充其量就是一次医疗事件,就算上了新闻,也就是医院会被折腾一会,然后就永远不会有人记得。因为医院作为一种社会福祉机构,与品牌有天然的区隔,医院不可能被人格化,所以你会发现,痛恨医院的人痛恨的是所有医院,所谓的天下乌鸦一般黑,这种极端情绪一旦关联到庞大的医疗体系,稀释是必然的,遗忘也是必然的。 但是,品牌的存在令这种局面产生巨大变数,矛头急转,就好像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负责人,民众会毫不犹豫地投身到这场讨伐运动中,无论之前是否真正了解消费过这个品牌。这里面有几句潜台词: 品牌是赚钱的,赚钱是罪恶的 品牌是公开的,人人皆可评价 品牌是人造的,所有事都是人在操纵 品牌是有命的,可以被搞死 品牌的妖魔化 品牌运营者孜孜追求的正是要将品牌形象深植到消费者的心智中,最好产生一些条件反射,甚至与某些人类行为绑定,比如搜索=百度、打车=滴滴、网购=淘宝等等。由于这些排他性的认知存在,品牌被妖魔化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就好像大麻雀能够利用七神在民众心智中的绝对地位,教唆教会行事,一度让不可一世的色后赤身游街。[Game of Thrones S5E10] 定位的基本方法,不是去创造某种新的,不同的事物,而是去操控心智中已经存在的认知,去重组已存在的关联认知。人的心智是海量传播的防御物,屏蔽,排斥了大部分的信息。一般而言,人的心智只接受与以前的知识和经验相匹配或吻合的信息。 Jack Trout, 1981 诚然,品牌定位操控消费者心智可以达到它们的商业目的,但同时也极容易感染,我们见过很多长时间重金砸下来的品牌,刹那间人设崩塌,万劫不复。因为既然人的心智排斥大部分的信息,那么就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一个人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 三鹿是湮灭在民众的愤怒和正义感驱使的破坏欲,昨天可能还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一个品牌,今天就可以像正义卫士一样去谴责它,甚至都可以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你的愤慨、你的逻辑以及你的诉求。但实际上,你既不消费它也不关心它的死活,只是图一时口快,图的是在社交圈里子有态度有社会正义感形象。 为什么同样是经历危机,同样是口诛笔伐,同样是涉及生命的凋谢,有些品牌从此就入土为安,有些却依然活得滋润? 品牌的符号化 当一个品牌被当做国家软实力,当一个品牌被当做国家名片递出去了,当一个品牌被当做国家触手影响国际资本的时候,我们宁愿相信,单体的生命在这些品牌符号面前都是无力的。 因为,人性的贪婪会吞噬一切。 所以究竟是谁喂养了品牌?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同时,有多少人还在使用滴滴APP在叫车?滴滴日活超1300万女性用户占比超40%,虽然此次顺风车事件引发了卸载潮,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的消费者来说,这些事情根本就没发生在自己的世界里,只发生在网络世界里。 人性的贪婪、懒惰被商家无情操纵,人们发现时至今日已经离不开滴滴了,离不开百度了,离不开那些曾经伤害过人类的品牌了,这才是最可悲的。 或许真的有人希望滴滴从地球上消失,不用怀疑,一个滴滴倒下了千百万了哒哒站起来,因为真正喂养这些品牌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我们从一个门上车,从另一个门下车,拍拍屁股,走进了自己的世界。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滴滴就是任意门,对于滴滴来说,每个人都是任意人。

21世纪不动产,动了全身!

· 2 Comments

成立于1971年的Century 21,是全球最大的房地产综合服务提供商之一,通过特许经营的方式,拥有遍布全球78个国家和地区的7400家门店,111000名专业经纪人为之效力。21世纪伊始进入中国后被唤作21世纪不动产。 就在昨天,Century 21发布了全新的品牌识别,从头到脚来了一次重塑,似乎对于这个品牌来说,今天才刚刚进入21世纪一般,判若两人的设计,不得不刮目相看。就连他们自己都在网站上说到:What if we changed everything?

柯达:回到未来

· Leave a comment

2016年十月20日,柯达宣布品牌重塑,结束了十年附庸风雅的品牌标识,也似乎宣告结束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品牌历程,百年影像技术与设备界的翘楚,却一步步走向了破产的窘境。新品牌标识放弃了标新立异,心平气和地回归到了1971年的版本——重新将红色“K” logo与黄色背景确立为柯达品牌最为根本的标志。 New Kodak logo redesigned by Work-Order 自破产事件以来,柯达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甚至连奥斯卡御用颁奖地点柯达剧院也改名更张),可能唯一还不至于遗忘的就是路边偶尔瞥见的“数码冲印店”门脸上的那一抹黄色吧。 一夜之间,Kodak 柯达似乎被唤醒,而我们的记忆也就此打开,回到1971年,那时艺术家Peter J. Oestreich 刚刚才为柯达设计了日后著名的“K”logo,那时也可以看作是柯达品牌鼎盛期的开端。直到2006年。 如果我们戏剧性的去看待品牌的进化史,数十年的轮回,何尝不能认为当时的设计本身就来自未来,否则怎能如此的契合当代人的人心?否则又怎能在当时产生这样跨越式的进化呢? BV之所以有此感受,与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标识回归”事件不无关系,其中既有国际大厂如Philips(飞利浦)、Kraft(卡夫)、也有诸如GAP、JCPenney这样的跨国企业,甚至东方世界的日本航空。 就好像《X战警:回到未来》,当己军已然呈溃败之势,才想起来可以穿越到从前,将未来之讯息传递,寄希望这样的作为可以救自身于水火。柯达本次的品牌重塑,虽然从专业角度来看是品牌的正道,敢于正视品牌标识的本质与力量,但从品牌运作角度看起来似乎仍然像是一次挣扎,泥泞中的奋起一跃,后果可想而知,不是重获自由便是陷入到更深的泥泞。 祝好!

Logo轮回:Mastercard & DC

· Leave a comment

巧合的是,同是Pentagram的手笔,相隔不过俩月,两个美国代表性品牌Mastercard和DC Comics均更新了logo且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历史。在经过了漫长的品牌进化后,最初的梦想照进了数十年后的现实,一个新的logo诞生,毋宁说一个隽永的logo重生!这是怎样奇妙的轮回。 早在50年前,当时Mastercard 还叫做Interbank/Master Charge,双色相交的圆形图案就已经定型,无论当下赋予它多少新的意义和时尚感,这个图形的生命得以在logo上继续应该说是对它最大的肯定。 2014年,Mastercard(万事达)死敌Visa也简化了品牌标识,或者说是极简。就如同今天的Mastercard。

英超狮王再进化

· Leave a comment

创立于1992年,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Premier League)是英格兰的顶级足球联赛,目前是全球最赚钱的足球联赛,其前身英格兰联赛更有百年历史。2016年2月,英超官方发布了全新的品牌标识,新的联赛logo将从2016/17赛季开始使用。 新的英超联赛logo最大的变化有两点:一、去掉了贴片了两年的赞助商元素,二、简化了主体狮王形象,仅保留了头部“特写”。此次DesignStudio以及顾问公司Robin Brand Consultants合作,对品牌标识进行了大胆创新,赋予更多现代元素,便于在数码及多传播平台使用。 为了满足不同年龄层的用户,此次的英超logo还设计了四种不同的颜色组合,时尚有加。